第1006章 乌龙一场(1 / 1)

加入书签




全福向皇上报告了后宫传来的喜讯,皇上听了也很高兴,至少证明自己是没问题的,对于涟漪的做法也更加满意了,不妒忌不说,还样样都考虑的很周到。
与皇上心情截然相反的,就是后宫除皇后之外的所有女人了,她们心里嫉妒的都冒酸水了,怎么这个梁答应运气就这么好,皇上在后宫走动了才三个月,她就怀孕了。
一时间摔东西,打骂宫女的嫔妃不在少数,内务府又忙着给这些宫殿添补新东西,一时间忙的人仰马翻。
然后这些女人就组队去恭喜梁嫔了,梁嫔得了兰芝的提点,就以恶心头晕为由,并没有见这些人,这些人送来的东西,她虽然都收下了,但是除了金银以外的东西,她都单独放了起来,就害怕里面有对她不利的东西。
这些嫔妃碰了个软钉子,就转头来凤栖宫拜见涟漪,旁敲侧击的给涟漪上眼药,而涟漪则是端着皇后的架子敲打了一众妃子:
「你们也知道皇上重视子嗣,这么久才传出了喜讯,这可是天大的喜事,你们最好都安分些,不该动的心思别动,不该伸的手别伸,否则触怒了皇上,你和你们身后的家族都落不到好。」
「是,皇后娘娘!」
这些嫔妃不情不愿的应下后,就打道回府了,本想着给皇后娘娘添堵,结果她们自己反倒是被教训了一顿,讨了个没趣儿,只能灰溜溜的走了。
孙嬷嬷在将这些嫔妃送走后,这才对涟漪说道:
「娘娘切莫听信这些妃子的挑拨,她们自然知道皇上对子嗣的重视,她们要是敢伸手就是个死,所以才想挑拨娘娘动手,目的就是想看娘娘失势,这样她们好坐收渔翁之利。」
「本宫自然知晓,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心思,无需理会。」
涟漪摆手道。
孙嬷嬷看涟漪压根就不上套,也知道皇后对皇上是真的没什么感情,所以也就不会有嫉妒的心情,这样更好。
涟漪晚上将三个皮猴子哄睡后,等回了朵朵和旋风。
旋风迈着优雅的猫步,从正门进了涟漪的寝室,兰芝和在外间伺候的小宫女看见了也没做阻拦,这可是皇后娘娘养着的,又护主有功,待遇可比她们高。
而朵朵就盘在旋风的脖子上,光明正大的跳上涟漪的床,涟漪笑着问道:
「你们查探的怎么样了?」
朵朵抖了抖花盘,扭动了一下花径,这才告诉涟漪他们两的查探结果:
「主人,这个梁答应并没有怀孕。」
「嗯?她是装的?还买通了太医?」
涟漪能猜到的只有这种情况。
朵朵现在已经确定,自己做的手脚万无一失,所以心情甚好,再加上又蹲守了一天,也算是小有收获,所以立即回道:
「主人,那个梁答应并不是装的,她是真的认为自己怀孕了,太医诊断出来的也是滑脉,因为是他诊出来的,所以他肯定会负责梁答应的这一胎。」
「那你们已经确定梁答应没有怀孕了。」
「是的,她肚子里并没有孕育出子嗣。」
朵朵回答的很笃定。
涟漪想了想后,就猜到了一种可能性,假性怀孕,虽然这种情况出现的频率并不高,可是并不代表没有。
主要还是梁嫔这个母体一直想要怀孕,大脑接受到她的暗示,就下意识的将身体往怀孕方面调整,制造怀孕的假象,才会出现呕吐、食欲不振,甚至能诊断出明显的滑脉。
但是假的就是假的,是瞒不了多久的。
涟漪说出了自己的猜测,旋风和朵朵都表示长见识了。
「主人,现在证明她是假怀孕,那她怎么收场,虽
然不是她主动欺骗,可是事实就是如此,这可是欺君之罪。」
旋风摇了摇尾巴说道。
「那就看她自己想要怎么做了,朵朵你帮我盯着她。」
「是,主人!」
在梁答应被提为梁嫔的当晚,皇上就去陪梁嫔了,虽然因为怀孕未满三个月,所以皇上什么都没做,但是也是极尽温存,让梁嫔红光满面,连孕吐的反应都小了许多。
如此三个月后,梁嫔的胎稳了,就立即来拜见涟漪。
可惜涟漪提前一日昭告后宫,她生病了,免去了后宫所有的嫔妃的请安,闭门养病,连梁嫔也堵在了门外,她连凤栖宫的宫门都没有踏进去。
因为早在这之前,朵朵就传回消息,说梁嫔已经发现自己没有怀孕,只是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,为她诊脉的白太医也是愁白了头,之前明明是滑脉,怎么后面就没了。
他都怀疑梁嫔流产了,可是梁嫔吃得好睡得好,一切正常,怎么看也不像是流产的样子。
这下两人都急了,这可是欺君之罪,是两人都逃不脱的罪责,最后还是梁嫔胆大,准备制造一起被人暗害流产的戏码,好洗脱自己的罪责,还能得到皇上的垂怜。
只是这个栽赃的对象梁嫔想了许久,才决定冲着皇后去,毕竟后宫的女人最不服气的就是皇后了,而且现在只有皇后有孩子,她想要保住这个唯一,有对她肚子里孩子出手的理由,只是她的密谋都被朵朵知晓了。
涟漪得知了对方的计划后,脸上闪过一抹冷笑,真是恬不知耻,明明是自己的错,却要将黑锅甩给别人,既然如此她就成全对方。
「朵朵,你这么做」
「是,主人!」
等涟漪以养病为由,封闭了凤栖宫后,皇上也收到了消息,他下朝后,就直奔凤栖宫,毕竟是他的皇后,病了他不去看一眼,有些说不过去。
可是皇上去了凤栖宫也被拦在了外面,而且他隐约闻到了宫殿内浓浓的中药味。
孙嬷嬷顶着一对儿黑眼圈见了皇上,什么话也不说,先是跪下请罪。
皇上惊讶了一瞬,这才让孙嬷嬷起来回话,毕竟这位是涟漪身边得用的管事嬷嬷,而且是从边关带来的,孙嬷嬷也算代表孟将军了,所以他的态度很重要。
「孙嬷嬷,出了什么事儿?怎么不见朕的皇后?」
「皇上恕罪,皇后娘娘此时正守着三个孩子,不敢离开。」
「鸿基他们怎么了?」
听说事关自己的皇子,皇上的脸也严肃了几分。
「回禀陛下,有歹人将染了天花的小袜子混在三位皇子的衣物里,想暗算三位皇子!」
「什么?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